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跪下。”

     柳清川抬头扫了一眼,殿上掌门与五位长老皆在,排场倒是大得很。

     她轻蔑地斜了青枫一眼,笑了几声。殿上本是十分安静,她的笑声尤其刺耳。

     掌门林尽染一掌拍在座椅的扶手上,怒斥:“大殿之中岂容你如此放肆!身为我玄门弟子,见掌门长老竟不跪拜么!”

     柳清川这才有空打量起这位掌门,片刻后她又笑,不过这次只是一声极为短促的低笑。

     “不必了。你们今日这般阵仗,不就是为了将我赶出玄门么?往后我不再是玄门弟子,你也不再是我的掌门,我还何须下跪?”说罢甚是挑衅地仰起脸看着高座在上的林尽染。

     “你!”林尽染怒极,转而向长老位上的一位男子吼道:“青枫!看你教出来的好徒弟!”

     青枫垂着眸子看向柳清川:“阿川……”

     柳清川闻声朝青枫看去,那眼神让青枫愣了一愣——她虽只是平平淡淡地将自己看着,他却能从她的眼神中看出对自己冷冷的嘲讽。

     自己注定是让她失望了。

     在青枫发愣的片刻,柳清川又开口道:“你们记住,今日不是你们将我逐出玄门一派,而是我不再愿意留在玄门。这里……叫我如此失望。”

     最后几个字几乎是从牙齿间迸出来的。

     她不是软弱的人,事已至此她绝不会苦苦哀求,既然他们不信她,她对此处便不再有留恋。

     “不过总有一日,你们会付出代价。”

     说罢,她利落地转身便走,再也没有回过头。

     “阿川!”青枫从座椅上站起来,对着姑娘的背影喊了一声。

     柳清川终还是停下脚步:“青枫前辈,你我今日缘尽于此。”

     “阿川……你……”

     你终究还是走了。

     第一章

     对于江湖上的人来说,世间有两处是最为公平的。一处是阴曹地府,无论在阳世地位有多显赫,到了地府里,都不过是一缕魂魄;而那另一处便是长安城中的饕餮阁。

     饕餮阁明面上是个大型的酒楼,皇都中不少权贵经常来此宴请宾客。此处地处朱雀大道,又临近曲江池,还可以遥遥望见皇城,风景既是磅礴又是秀丽。店内可谓是金碧辉煌,照明使用的火烛都是从遥远的海上带回来的人鱼烛,不仅防风还带着悠悠的香气;而熏香也是可以匹敌皇宫内帝王使用的龙涎香,只是香气更加清幽。

     其实依照饕餮阁每年的盈利,若是用了这些东西只怕老板就没空余的钱去喝花酒了,可是按照现在的情形看,老板不仅有花酒喝,而且还穿得风流倜傥。只是个中缘由,那些权贵怕是不得而知了。因为这饕餮阁在背地里是做着江湖生意的。

     只要带着足够的钱财去饕餮阁,阁主收了钱,自然会帮你办事。

     江湖上鼎鼎有名的素凌云,便是这饕餮阁的阁主。素大公子闻名于江湖的方式与诸多豪侠不同,他是以贪恋金钱而出名的,就连他开的酒楼,也取了个嚣张的名字,意味他如饕餮爱美食一般爱着金钱。

     然而虽说这素大公子名声在外,见过他的人却是极为稀少,就算是寻他办事的,也只是隔着纱帘见过他的轮廓,未曾见过他真实的样貌。据素公子说,做他这一行的太容易树敌,难保这一次来见面的客人下一次就成了仇人,虽然黑白两道都用得上他,但黑白两道也都有不少人记恨着他。为了保命,也为了保持应有的神秘感,他从来不在客人面前露真面目,那些要出面的事情,他一应交给了自己的徒弟应滢。

     而此时,这位视金如命的饕餮阁主人正坐在一道帘子之后,有一搭没一搭地扇着扇子。他居住的房中放有白龙皮,常年恒温恒湿,因而外面虽是烈日骄阳,他屋中却是舒适异常。而他摇扇子,不过也就是为了找点事情做。

     “你们名剑山庄也算是江湖上的大门派,有什么事情自己不能解决,居然要来找我?”帘子后头的男子声音中带着些许笑意,让人听着却有些清冷。

     来人一惊:“我尚未说起我的身份,阁下又是如何晓得我来自名剑山庄?”

     素凌云瞥了一眼应滢方才交给自己的钱袋子,袋子一角上绣着一片金叶子,叶子旁又是一个潦草的“封”字,再联系来者虽是低调用料却上乘的穿着,素凌云一下便猜出了对方的身份。

     钱多人傻。

     他脑海中闪过这四个字,出口时却换成了夸赞:“见公子器宇轩昂,出手又甚是阔绰,想来江湖上也不过名剑山庄能出公子这般人才。”说到此处他话锋一转:“不知公子此来,所为何事?”

     饕餮阁在江湖上的地位,便是抢劫放火杀人越货之必备。因而来这里找素凌云的人,无外乎是前面提到的那些事。

     那人顿了顿,才道:“说来惭愧,我是名剑山庄的封浅,此来是想请公子替山庄去骠骑将军夏戟空府中替我们取一把剑,此剑名为长霄。”

     “夏戟空?昔年他可是为先帝征战四方的名将,你们名剑山庄是何其丧心病狂,竟然要去他们府上偷东西?”素凌云继续摇着他的扇子,封浅抬头的时候,看见他手中的扇子是把白扇面的,他心中暗暗好奇,以素公子的财力难道还买不到名家亲笔题字作画的扇子吗?还是说素公子生性便偏爱白扇面的扇子?

     他正思索着,素凌云又开口了:“自诩正派的名剑山庄原来也干这些不正经的勾当吗?再说你们山庄那么多人才,何苦千里迢迢跑到这里来找我?”

     听对方如此诋毁自己的门派,封浅竟也不生气,只是叹了口气,解释道:“公子有所不知,那把剑本是我们名剑山庄镇庄之宝,那位将军与家父是故交,先帝命他攻打南方部族时他曾向家父借了长霄剑,可战事结束,他却再也没有将剑换回来。家父碍于昔日情面也不好意思找他讨要,没想到一拖便拖了许多年。如今家父病重,此事一直都是他的心结,我无可奈何,为了让父亲再见一次这把剑,这才私下来找公子帮忙。”

     素凌云听着又瞥了那个钱袋一眼,开口时依旧是清冷疏离的语气:“对方是朝廷命官,又是骠骑将军,他的府兵个个也是骁勇无比。这种要了命的差事……”

     说到此处,他故意停住话头,举起扇子来看了看,封浅虽不知道一把白扇有什么好看的,但他明白素凌云此举的意图,随即说道:“事成之后,公子只需带着剑与荷包来名剑山庄找我,自有黄金百两回报。”

     帘子后面的公子打了个呵欠,无动于衷。

     封浅皱了皱眉头,心说江湖上“饕餮公子”的名声确实不假。

     “黄金千两。”

     对方动了动,却也只是挑了挑指甲里的赃物。

     封浅此时已经十分地恼怒了,但为了长霄剑,他咬了咬牙。

     “黄金万两。”

     素凌云“啪”地收起扇子,声音之大吓得封浅向后缩了缩。他将扇子在手心中一敲,道:“这种要了命的差事我自然是能做的,少庄主就在庄中静等我的消息吧。应滢送客。”

     封浅揖了一揖,随着款款走来的女子出了饕餮阁。跨出门的一刹那,封浅想起来自己似乎没有与他提到过自己是名剑山庄的少庄主。

     素凌云躺在梨花木的椅子上闭目思索,应滢将人送了之后又回了上来。

     “师傅,这事您也接了?”

     素凌云连眼皮都不想抬,只微微挑了挑眉毛,道:“钱都收了,我还能反悔吗?下次你收钱的时候先替我想想这事儿我能不能做。”

     应滢的食指指腹贴在脸颊上,摆出一副认真思考的姿态,道:“我记得是师傅说,无论什么客人,先收了钱再说。”

     “……”躺椅上的人被戳穿后,虽还是闭着眼睛,脸上的表情却不是很好看了。应滢暗自笑了笑,她这位师傅人前一副事事皆在自己掌控的狂傲模样,却没多少人晓得他人后会被自己的徒弟噎得无话可说。

     应滢又问:“接了这事儿,那城东冯家庄庄主儿子托您寻猫的事情又如何呢?”

     素凌云扶了把额头,心说竟然忘了还有这档子事。这事儿说出去虽丢人了些,堂堂男儿竟替人去寻一只猫,但那庄主儿子也是个兜里有钱人却傻的主,在饕餮阁哭哭啼啼了半晌说自己的小乖乖丢了,素凌云早就有的将他一把丢出去的欲望被他随后递上来的十根金条彻底打消。当下便收了钱笑眯眯地安慰那傻儿子,说是一定替他将猫找回来。

     想到这儿,他随手丢了了块金子给应滢,吩咐道:“天底下长得相似的猫那么多,何况那只猫走丢那么久了,变瘦变丑了也未可知,找只毛色相同的猫买了给人送过去就行了。真是心疼冯庄主,生了这么个败家的儿子。”

     应滢接了钱,笑道:“师傅难道不是希望多几个这样的败家子儿?如此一来,省力又省心。”

     素凌云嗔怪道:“你何时也学得这般油头滑脑了,我们做生意的,讲究一个‘信’字,这回也是没办法了才想的下下之策。往后可不能这样了。”说着说着嘴角却勾了一个奸商般的笑容,应滢皆看在眼里,她师傅长得本就清俊,平日里不笑的时候有种拒人千里的冷意,而一旦笑起来,又是一股风花雪月的潇洒。

     她将准备好的行李递给了素凌云,素凌云笑道:“又要麻烦你看店了。”

     应滢抿着嘴笑了一笑道:“你在的时候也是如此,现在不过是少一个人吃饭,我正是求之不得呢。”

     素凌云拂了拂刘海尴尬道:“改天也给你找个徒弟,让你欺负欺负他去。”

     应滢将他推了一把道:“你就先别考虑这个了,快先去将那万两黄金赚回来。”

     男子被她推得一个踉跄,扶着墙堪堪站稳,无奈地看着自家徒弟道:“你是师傅还是我是师傅?”说罢提着行李溜溜达达走向马厩,边走还边抱怨道:“真觉得自己不是找了个徒弟,是找了个老妈子……”

     应滢靠在墙边瞧着那人策马离开,这才回到酒楼中。想着自己与他第一次见面的情形,本还以为他是个如何霁月清风神仙般的人物,相处久了才明白,这个男人,在自己面前就是一个痞里痞气爱钱如命的话痨。

     理想与现实的差距有时候总是让人难以接受,但应滢除了选择接受好像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想到此处,她脸上竟浮起了阵阵红晕,她像是要赶走什么奇怪的想法似的兀自摇了摇头,心说,那人有时候烦了些懒了些,但对自己却是很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