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被算计的天才
    不正当游戏行为整治公告

     亲爱的帝乱玩家:

     一直以来,维护公平、公正的游戏环境,保证良好的游戏体验,是《帝乱OL》运营团队不懈努力的目标,也是用户能享受游戏乐趣的基础。

     经举报查实,ID【邺中歌】的使用者存在依靠代练获取非法盈利的行为,由于其作为人气玩家,给玩家造成的不良风气影响极其恶劣,官方特此通知公告:取消该玩家第五届将星争霸赛——霸剑项目决赛的争夺资格,先前所获荣誉也将全部取消,并将其账号作出封禁一年惩戒,望广大玩家引以为戒。

     而与此同时,各大论坛也已经开始疯狂刷屏。

     “什么鬼,帮别人手动练号也算代练?又没有参加竞技场天梯排位……这处罚力度我也是醉了。”

     “说不算代练的一定是个连二十级都没到的垃圾,你突破升阶都不用跟别人斗技?你知道被职业选手级别的玩家完虐导致又要等一个星期才能重新参加斗技的过程有多痛苦吗?”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关心邺中歌的去向吗?听说还只是个学生,像他这样出色的霸剑选手如果能加入我大龙城的话,明年准能进季后赛!”

     “楼上的还是算了吧……俱乐部是不会轻易收这种被官方处分过的选手……就算进青训队也不容易呢!”

     “啊啊啊!有这么好的水平为什么不去开直播啊!!!缺钱花干嘛要做代练!!!”

     “夏门行在直播上曾经暗示过自己要去皇图打比赛,相关人员其他的不方便透露——不过皇图这种选一人踩一人的行为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这话什么意思大家心里都清楚,只能说再这样下去帝乱圈吃枣药丸。”

     “笑看邺中歌脑残粉花式洗白……心疼我今年豪取三连冠的大皇图躺着也中枪。”

     黄色灯光忽明忽暗地闪烁着,陆泽逐条逐条翻阅着各大论坛的玩家留言——有支持,有惋惜,但更多的则是嘲讽和鄙夷。

     末了,他从桌上拿起屏幕碎裂地不成样子的手机,接下显示未接三十三次的电话。

     “嗯,姑姑——”

     陆泽一阵语塞,而后才缓缓开口。

     “别哭啊……姑姑,这又不是你的错,我没事的。你那里远不方便,不用特地赶来看我。”

     “那就……去上大学吧,离你那也挺近的。”

     “今后的计划?”

     陆泽再次沉默了。

     昏暗的灯光闪烁个不停。

     “我会再爬上去的。”

     陆泽一字一句地说道。

     “只不过……是休息一年而已。”

     帝乱OL,新生代国民级超人气ARPG网游,迄今为止已经走到了第七个年头,这款在国家政策扶持下一步步成长走来的大型端游,经过巨额资金注入以后所形成的商业化模式,开启了网游的大电竞时代,各级联赛层级分明,联赛规章制度森严,职业选手大多会从青训的时候就开始培养。

     至于普通玩家,想要证明自己的最好方式就是将星争霸赛,将星争霸赛会邀请各职阶全服排名前列的玩家参与比赛,这些比赛严令禁止注册登记的职业选手参加,各职阶的优胜者将会获得以古代著名人物(帝王、将相、侠士)所持的名器为模板而打造的专属自制银武,一把银武就是进入职业联赛的敲门砖,因此将星争霸赛更像是一场新人的选秀大赛。

     不过,对于陆泽来说,今年这个梦想已经成为了泡影。

     但这样的挫折对陆泽来说并不算致命——他还年轻。就算被这个污点影响了俱乐部的态度,那也只是从侧面证明自己的实力还不够强大。

     在这件处分通告发出以后,各大论坛都在等待邺中歌的回复和表态——他的微博下面被人刷了个遍,却没有任何的回应——微博的动态显示于一年前,自他进入《帝乱OL》开始就再也没更新——哪怕缔造过十一区天梯积分榜冠军长达一个赛季如此辉煌的成就,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找得到他的资料,这个人简直低调地可怕。

     这位进入帝乱一年、成名也不过半年的天才玩家,仿佛昙花一现,在这次事件以后就从此销声匿迹,一连几个月再也没了他的消息。

     但帝乱圈从来不缺新闻——在这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随着将星争霸赛的落幕,各大俱乐部战队进入了转会期,玩家们的眼球逐渐被新的人气选手所吸引,现在论坛中只有偶尔几个人还会提起邺中歌曾经缔造的传说。

     不知不觉已经进入九月,只不过天气依然如同盛夏般燥热,对文汉市来说,这样的情况已经稀松平常——陆泽背着洗地发白的双肩包,拖着塞地满满的行李箱矗立在文汉市的街口,身上的汗水湿透了衣衫。

     文汉市是中部最大的城市之一,这里汇聚着中部地区几乎所有的教学资源,这也使得这座满是大学生的城市洋溢着青春的活力。

     虽然入夜已深,但过往的人群依然川流不息,不过现在吸引了陆泽脚步的还是他面前的一栋圆顶式建筑,闪耀的玻璃幕墙上折射着一道炫彩的霓虹灯光,观众们的欢呼声浪此起彼伏、震耳欲聋,而过往的行人早已见怪不怪——

     子衿电子竞技馆、这是一栋具有象征性意义的建筑,在帝乱OL的早期,一般大型比赛的举办,都是依靠体育馆临时搭建的舞台来承办。

     但绝影电子竞技俱乐部是最早吃螃蟹的一方:在幕后庞大的资金链支持下,他们将自己的俱乐部本部建在市中心,下面五层位置用作比赛,而上面三层则是选手的训练室,在与帝乱官方接洽成功以后,他们很快就在自己的主场举办一场比赛,主场洋溢着的比赛气氛引起了粉丝们的狂热追捧,很快被各大俱乐部纷纷效仿,并建立起自己独特的粉丝文化,如同风靡全球的NBA主客场赛制正式确立。

     但第一人往往不是笑到最后的。

     绝影俱乐部从一开始如日中天,豪取帝乱超级联赛年度所有冠军以后便就此沉寂,第二年席卷的电竞狂潮引发了百家争鸣,而绝影却因为种种原因,还是没能跟上其他队伍的脚步,战绩排名一路下滑。

     等陆泽意识到应该走了的时候,场馆已经陆续出现离开的人流——一名女生蜷在男友的怀里低声啜泣着前进,另一名粉丝则把自己穿着的粉丝文化衫脱下卷起,抡着甩到路灯上破口大骂。

     “竟然输给联赛排名倒数第一的队伍!他妈的……我要是再看绝影的比赛我自戳双眼!”

     “什么倒数第一的队伍……现在绝影才是倒数第一好吗?!这支队伍早晚会滚去甲级联赛,咱们还是别再看了!”

     沮丧而绝望的粉丝们一个个与陆泽擦肩而过——等到人流散尽,陆泽放开了行李箱的拉杆,弯腰拾起一枚徽章。

     这是——绝影的俱乐部队标,疾驰的黑色骏马,四蹄之间有如幻影舞动。联盟赛事举办的第一年,那一年……绝影战队横扫所有冠军奖杯,代表黑暗势力的黑色骏马所缔造的无尽辉煌,也燃起了无数帝乱玩家的电竞梦想。

     “现在……也还不算晚。再等一年就好了。”

     陆泽将队标塞入口袋,而后便继续拖着行李箱走在燥热的夏夜。